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平台化发展模式赋能浙商银行,年报亮点几何?

自2004年成立以来,浙商银行便植根民营商贸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扎实服务民营、小微企业,做一家“有责任的银行”。为蹚出一条控制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风险的新路子,近年来,围绕“两最”总目标,浙商银行以“平台化服务战略”作为顶层战略,形成了“科技+金融+行业+客户”综合服务平台的核心竞争力。2020年,虽经历疫情、让利实体等挑战,但经营质效等各指标的稳健则进一步体现了该行的经营韧性。

自2004年成立以来,浙商银行便植根民营商贸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扎实服务民营、小微企业,做一家“有责任的银行”。为蹚出一条控制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风险的新路子,近年来,围绕“两最”总目标,浙商银行以“平台化服务战略”作为顶层战略,形成了“科技+金融+行业+客户”综合服务平台的核心竞争力。2020年,虽经历疫情、让利实体等挑战,但经营质效等各指标的稳健则进一步体现了该行的经营韧性。

3月31日,浙商银行发布2020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该行平台化服务公司客户数6.25万户,其中民营企业占比超8成,融资余额6784.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达37.9%和49.8%。从企业资产负债表左边的资产着手,该行创新服务企业模式,区块链资产融资业务占比达新增信贷资产的65%以上。

随着平台化服务模式的深入推进,浙商银行在业务发展规模、业务结构、效益、质量等多方面均取得阶段性的突破,逐步寻找到一条既服务好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又实现自身均衡发展的可持续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浙商银行创新构建的以产业链核心企业带动服务上下游小微企业的模式,一方面助力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增加了客户粘性;另一方面凭借大数据风险管理和预警平台等平台化业务风控模式的应用,公司新增平台化业务不良率仅0.15%,未来风险可控。

对此,中金研报分析,浙商银行平台化业务实施基于场景、技术的支持,有效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随着平台化产品用户粘性的提升与客户数快速增长,公司未来可以逐步降低存量客户的存款成本、并提升贷款端议价能力,同时在平台化经营过程中沉淀较大规模低成本资金,提升公司的负债能力。净息差环比微降,长期看好新模式提升资负定价能力。

一.平台化服务战略实施首个完整财年,规模效益多处“开花”

自2019年正式确立平台化服务战略到去年全面实施,期间浙商银行历经了疫情、让利实体、大幅计提拨备等各种挑战,但公司2020年规模稳步增长、结构不断优化,体现了战略的经营韧性。

“传统信贷业务面临两大问题,一是信用风险相对大,二是要降低融资成本,可能会影响到银行的盈利水平。”3月31日的业绩说明会上,浙商银行行长徐仁艳坦言。因此,该行从企业资产负债表左侧的资产解决企业融资问题,如把一部分流动性资产转换成电子金融工具记载的数字资产,利用区块链技术记载企业的债权、股权、货权,未来区块链资产的投放方式将成为服务企业的主要融资模式。在此基础上,浙商银行通过产业链、供应链,介入企业经营场景,打造金融服务生态圈,大幅节约了资源的使用,增强银行有效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平台化发展模式赋能浙商银行,年报亮点几何?

展开全文

从资产负债效率来看,浙商银行资产负债结构转型升级持续推进。存贷款双升,分别为1.34万亿和1.2万亿元,同比增长均超16%。资产端,浙商银行业务回归本源。报告显示,公司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占比从2018年末的51%增长至2020年末的57%,而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较2018年末则下降了8个百分点。可以看出,信贷投放稳步增长同时以前投资的非标明显减少,资产端结构优化明显。

负债端方面,浙商银行依托平台化服务和场景创新不断拓展客群、夯实存款基础,负债结构持续优化,稳定性不断提高。数据显示,公司去年底吸收存款占总负债比例70%,较2018年末提升7个百分点。同时,公司有效控制同业负债依赖度,同业融入占比15.07%,处于上市同业较优水平。

而更为优化的负债水平也带动公司2020年平均付息率较去年有所改善,为2.69%,同比下降0.12个百分点。其中同业负债付息率下降最多,同比减少0.74个百分点。

区块链资产投放的方式,信用风险大幅度降低,数据显示,从2018年5月至今,该行平台化服务业务融资总额已超过8000亿元,不良率仅0.15%,新增业务资产质量优良。

二.践行普惠责任担当,浙商银行坚定服务民营经济

成立伊始,浙商银行就把小微金融作为战略业务,在市场追逐金融科技“含科量”时,浙商银行早已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赋能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中。这与其地处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股东占比七成以上都是民营企业,定位服务民营服务小微不无关系。

数据显示,浙商银行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比均居股份制银行前列。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2035.13亿元,较年初增加324.09亿元,增幅18.94%,快于境内机构各项贷款增速2.41个百分点,小企业标杆优势进一步巩固。

与此同时,作为真正服务实体经济的银行,浙商银行坚决贯彻落实好党中央国务院及监管部门对服务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的各项决策部署。

2020年与浙江省经信厅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启动“浙江智造融通工程”,精准支持制造强省建设,在短短半年时间完成了“3年1000亿元专项融资”总目标的三分之一。

截至2020年12月末,其制造业贷款余额1660亿元,较上年增长23%;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365亿元,较上年增长44%。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为支持小微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浙商银行持续推进平台化服务创新应用,将“金融活水”引向“产业链相关联、服务链相支撑”的小微园区。截至2020年末,累计支持小微园区项目602个,授信766亿元。

三.科技赋能产业链银行,助力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小微企业的经验能否用于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的贷款中,浙商银行已做了一些尝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支持服务实体经济不光是加大信贷供给、给予利率优惠,更重要的是要将科技赋能到企业发展中去并真正解决其“痛点”。

而作为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金融应用的领头羊,浙商银行近年来通过应用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实现金融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真正解决产业链、供应链上企业应收账款盘活难、融资担保难等问题,打通产业链资金堵点,助力产业链上下游客户融资。

平台化发展模式赋能浙商银行,年报亮点几何?

例如,在与乳业龙头蒙牛合作创新产业链金融服务过程中,蒙牛作为核心企业,其上游牧场和下游经销商缺乏授信担保资源,融资困难,同时,养殖行业专业化程度高,银行业难以实现对融资风险的过程管控。

基于此需求和痛点,浙商银行、浙银租赁与蒙牛创新“共投融资、共管风险”的企银合作模式。在上游端,结合蒙牛对上游牧场的专业管控和银行征信等风控技术优势,企银双方联合投放,帮助牧场盘活未来应收奶款和解决中长期牧场建设融资需求,稳定蒙牛的奶源供应;在下游端,依托蒙牛对经销商的推荐,基于蒙牛和经销商之间历史交易数据,线上批量给予经销商信用融资,解决经销商采购融资痛点,帮助蒙牛扩大销售。

事实上,这种上下游的独特“产业链银行”模式应用在浙商银行屡见不鲜,正逐步成型。据悉,截至目前,该行已在电子电器、饮料、家具、医药、粮食、仓储物流、汽车、金属加工、养殖、租赁等20多个行业形成特色化、差异化的解决方案。

且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区块链和供应链的“双链结合”既有效扶持了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也提升了浙商银行产品创设和债券承销能力。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债券承销、担保承诺等中间业务增长较快,全年共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2.5亿元,较上年增长4.59亿元,增幅12.11%。

既服务好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又取得较好的收益,还能控制不良,看似“不可能三角”。“通过平台化服务战略持续推动转型,为产业链重塑、升级、竞争力提升,提供系统的服务方案。浙商银行在守住初心的过程中管控好风险,提升银行的盈利能力,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开始找到答案。”浙商银行董事长沈仁康在业绩说明会上如是说。

笔者判断,锚定平台化、产业链服务,浙商银行正积极加快数字化、现代化、专业化创新转型,相信若干年后,这方面的特色和优势会进一步显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kpl比赛竞猜_官方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tld.cn/2360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