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天下网商记者 范向东最近,华利股份成功过会,将成为A股少有的服饰代工企业。

天下网商记者 范向东

最近,华利股份成功过会,将成为A股少有的服饰代工企业。

2019年华利股份的鞋履产量超过1.8亿双,是全球为数不多产量超过1亿双的运动鞋专业制造商之一。

华利股份全称是中山华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耐克等多个全球知名运动品牌的代工企业。2020年上半年,Nike(耐克)、VF(威富)、Deckers(德克斯)、Puma(彪马)、Columbia(哥伦比亚)这五大客户占其营收比重达到89.47%。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它展现出强大的赚钱能力。即便受疫情影响,2020年华利营收139.31亿元,同比减少8.14%,但其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仍然达到18.76亿元,同比增长7.27%。华利还预计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在4.49亿至5.49亿之间,同比增幅显著。

这是一家由台商张聪渊家族控制的企业,总部位于广东中山,工厂则主要位于越南北部。招股书称,其构筑了“以中山为管理及开发设计中心,以香港、中山为贸易中心,以越南、中国、缅甸、多米尼加为加工制造中心”的业务布局。

按照计划,华利将于4月13日开启申购。全球运动鞋市场增长依然迅速,但这家超级代工企业到底能走多远,却充满悬念。

华利的球鞋代工生意

做代工生意,与上游客户合作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华利在招股书中谈到了与耐克的合作不断加深,销售额与平均销售单价呈上升趋势。2017年至2019年,华利对耐克收入分别为27.76亿元、31.51亿元及41.32亿元,并且是耐克旗下匡威品牌的最大代工厂。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展开全文

现在运动鞋行业的专业化分工趋势明显。全球领先的各大品牌都着力于品牌价值的塑造、产品设计及营销体系的建设,将鞋履生产制造委托专业制造商完成。耐克、阿迪达斯、威富等均采用此模式。

而品牌运营制造一体化与分离模式并存的安踏、特步等企业,也逐步降低了自产比例。2019年,安踏和特步鞋履外包率分别达到67.8%和66%。

如果没有棉花风波,耐克等运动品牌会给华利带来强大的背书。例如为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等代工服装的申洲国际,曾一度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服饰企业;高瓴运作登陆港交所的滔博运动,是耐克、阿迪中国最大经销商。

但在棉花风波影响下,申洲和滔博股价均大幅受挫,然后才逐渐回升。华利的市场预期,也免不了受到影响。

台商张聪渊的家族生意

从股权结构来看,华利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张聪渊家族合计控制公司97.23%。IPO之后,张聪渊家族仍将持股超87%。

华利实控人张聪渊,其家族成员包括妻子周美月,以及长子张志邦、长女张文馨、次子张育维。五人均为中国台湾人,其中张志邦、张文馨和张育维三人兼有加拿大国籍。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张聪渊于20世纪70年代起即开始从事鞋业,并于80-90年代先后在台湾、广东等地区投资了若干鞋业工厂,后与他人合资成立新沣集团。根据新沣集团1995年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张聪渊持股百分比为15.7%。

在运动鞋代工的同时,新沣集团业务也多元化发展,逐步向品牌运营、物业投资等方向转型,如运营Pony品牌、建设名牌特价购物中心等。2013年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等问题,新沣集团决定出售鞋履制造业务,张聪渊家族接手。

此后,张聪渊将主要精力投入在家族控制的鞋履制造业务经营管理。

张聪渊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截至2020年末,华利共有43家控股子公司,包括5家境内子公司、16家香港子公司、18家越南子公司、2家台湾子公司、1家多米尼加子公司及1家缅甸子公司。

华利的工厂分布,也是全球制鞋业的写照。运动鞋履制造行业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断向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地区迁移,包括越南、印尼、缅甸、印度等东南亚、南亚国家。

换言之,这是一个不断追逐廉价劳动力的生意。

一双耐克鞋出厂价80块

与华利类似的运动鞋履制造代工公司,还有裕元集团、丰泰企业、钰齐国际等。其中,裕元在港交所上市,丰泰和钰齐在台湾上市。

这几个同行同样实力强劲。2019年,裕元制造收入414.6亿元,出货3.22亿双鞋,制鞋正式员工31.1万人;丰泰制造收入165.4亿元,鞋产量1.23亿双,编制员工13.68万人;钰齐制造收入约28.6亿元,鞋产量1966.9万双,生产线员工2.03万人。

丰泰是耐克合作时间最长的鞋履供应商之一,对耐克销售占营收比重超过80%,而且产品系列更丰富,包括专业运动系列。

华利员工数超10万人,2019年营收151.66亿元,产量超1.8亿双。与丰泰不同的是,华利销售的耐克产品主要是匡威品牌运动休闲鞋。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2020年上半年,华利对耐克的匡威品牌平均销售单价为72.50元/双,耐克品牌平均销售单价则为80.20元/双。

相比之下,丰泰对耐克的销售单价在120元至140元左右,差不多是华利销售价格的2倍。

显然,同为耐克鞋履代工厂,华利更聚焦中低端产品线。华利为其他运动品牌代工的产品也是如此,2020 年上半年其平均销售单价为79.58元/双。

与丰泰相比,华利的研发投入也更低,近3年研发费用合计为7.56亿元,占总营收2.0%。而丰泰研发费用率近3年已提升到3.5%。

为什么比同行更能赚钱?

虽然产品的售价差异明显,但华利与丰泰的毛利率持平,2020年上半年均为22.62%,略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

去年净赚18.8亿,耐克背后的代工家族就要在A股上市了

更令人意外的是,华利的赚钱能力比丰泰企业更强。过去几年,华利的净利润率基本上在12%左右,而丰泰的净利率不高于10%。

产品价格低,研发也没有优势,为什么华利赚钱能力更强?很可能是因为华利的人效高且人力成本更低。

华利以硫化制鞋工艺为主,相比丰泰等企业主要使用的冷粘工艺复杂程度低,因此人均产量更高。2019年华利的人均鞋履产量为1665双,裕元、钰齐、丰泰则分别只有1037双、968双和897双。

其次,华利人员大部分在越南北部,中国制造人员占比则仅为0.3%,其中山总部多为设计开发人员。相比之下,2019年裕元制鞋业员工有12%在中国。越南劳动调查报道显示,2018年越南加工制造业的劳动者平均月收入为586万越南盾,约为人民币1688.14元。

东南亚劳动力不仅成本低廉,而且源源不断。招股书披露,华利的离职人数每年都在上升,2020年上半年更是超过4万人,离职率27.31%,但并未对华利的产能和人效带来影响。

与之相对,华利高层薪酬水平一直处于高位。2019年,董事长张聪渊、张志邦、张文馨等8名董事和高管的薪酬加起来超过4000万元。如果顺利上市,张聪渊们获得的收益更是将数以亿计。

值得一提的是,华利下属子公司报告期内屡屡因违法违规受到相关部门行政处罚。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利股份子公司曾受到环保、税务等部门的行政处罚合计33次,其中29次发生在越南;同期华利股份及子公司存在36起劳动纠纷,其中35起发生在多米尼加。

说起来,耐克等国际品牌真正需要关心的,是自家代工厂员工的权益有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而华利这家超级代工企业到底能走多远,也充满悬念。

编辑 王诗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kpl比赛竞猜_官方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tld.cn/2481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