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转让股权三问:为何是深圳?债务可解吗?新苏宁啥样?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苏宁转让股权三问:为何是深圳?债务可解吗?新苏宁啥样?

苏宁易购引入深圳国资可大幅缓解资金压力,但未来将收缩战线,重新聚焦主业

苏宁易购引入深圳国资可大幅缓解资金压力,但未来将收缩战线,重新聚焦主业

苏宁转让股权三问:为何是深圳?债务可解吗?新苏宁啥样?

图 / IC

文 | 《财经》记者 吴琼 郑慧

编辑 | 余乐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002024.SZ)完成了股权转让,引入深圳国资。转让之后,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苏宁易购发布的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 拟将所持公司合计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 23%的股份转让。受让方为深国际控股(深圳) 有限公司及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鲲鹏资本指定投资主体。

股权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持股比例为15.72%,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0.66%、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 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 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基于此,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持股 50%以上股东,不存在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的股东,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的持股比例均衡,不存在单一股东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足以对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形。由于张近东与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为一致行动人,三者持股比例之和为21.83%,因此张近东仍为公司第一大表决股东。

但张近东不再拥有一锤定音的权力。一位上市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在无控制权的状态下,因无大股东有绝对的投票话语权,公司治理中,董事会成员的构成及管理理念一致性会更重要,否则遇到大的经营事项,需表决时,各方均各持已见,就会因方向不同,难以决策。目前国内存在无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但案例很少。

市场对苏宁易购的此次股权变动态度乐观。3月1日,停牌两个交易日的苏宁易购复牌,开盘即涨停并维持至收盘,股价为7.7元。

深圳与苏宁各取所需

展开全文

苏宁易购此次计划引入的新股东鲲鹏资本与深国际均为国资背景。深圳方面和苏宁的结合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结果,对双方都有好处。

深国际为深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国际是一家以物流、收费公路为主业的企业,深圳市国资委通过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深圳国际约 43%的权益。鲲鹏资本是一家以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致力于通过母子基金联动整合优质资源,推动深圳市产业布局优化和协同发展。深圳市国资委直接和间接持有鲲鹏资本100%权益。

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告诉《财经》记者,苏宁易购引入国资背景股东,可以解决短期融资问题并获得国资背书。苏宁出售股份给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鲲鹏资本,可获得深圳在资金、税收、资源等方面的支持,而深圳国际可以与苏宁在物流仓储方面进行融合。

深圳正在进行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对产业链及产业群具有先导作用的企业是深圳优先网罗的对象。物美华南总部、开市客(Costco)华南总部等都在近期相继落地深圳,加上原有的华润、沃尔玛中国等,深圳正在构建强大的产业生态,并由生态龙头带动供应链企业集群。苏宁易购是深圳出击的新一个对象,包括旗下注册在上海的家乐福等企业都可能把总部转移到深圳,或者在深圳设立地区总部。深圳国资旗下的免税业务也存在跟苏宁进行有机结合的可能性,可以通过苏宁广场或者联合拿地等多种模式,共同做大免税板块。

苏宁易购在公告中表示,深国际战略入股公司后,公司与深国际将依托各自优势,加强在物流基础设施、综合物流服务业务等方面的合作。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公司的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相关方共同围绕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公司进行综合赋能;推动相关方为公司及其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此外,苏宁易购还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充分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公司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及企业品牌知名度,有效提升市场占有率。

债务危机能否缓解

苏宁转让股权三问:为何是深圳?债务可解吗?新苏宁啥样?

除了上述原因,张近东此次出售股份,引入新股东的直接目的,还是缓解债务危机。

2020年,苏宁不断被传面临债务危机,资金链紧张。2021年2月,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苏宁易购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维持其主体信用等级为 AAA。中诚信国际在报告中提到,苏宁易购短期债务占比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且可动用货币资金对短债的覆盖能力较弱。

事实上,不仅是上市主体苏宁易购,其股东苏宁电器短期也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苏宁电器是苏宁体系中的两大持股平台之一,涵盖了苏宁体系中的零售、地产、物流等核心业务,目前由张近东和苏宁联合创始人卜扬各持50%股份。另一持股平台苏宁控股为张近东、张康阳父子所有,旗下有苏宁体育、苏宁文创、苏宁金控及苏宁投资等非核心产业。

苏宁易购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上市主体苏宁易购的短期借款为280.97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6.16亿,而其账上的货币资金为308.37亿,其中可自由流动的资金仅为136.27亿,无法覆盖短期有息债务。苏宁易购流动资产合计1072.48亿,流动负债合计1099.67亿,流动比率为0.96。对比同为互联网零售公司的京东,其2020年三季度末的流动比率为1.2。

由于苏宁电器所发均为私募债,无法从公开渠道找到相关财务报告。但从wind数据可看到,截至2020年9月30日,苏宁电器短期借款497.34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539.99亿,而账上货币资金仅为447.56亿。苏宁电器流动资产2068.8亿,流动负债2263.32亿,流动比率从2019年末的1.01降至2020年9月30日的0.91。

在不考虑受限资金的情况下,苏宁易购的现金与短期有息负债的比值为0.94,而苏宁电器仅为0.43,苏宁电器的偿债压力显然更大。苏宁易购此次发布的股权转让公告也显示,本次股份转让款将优先用于通过增资苏宁电器集团等方式来提高股份转让方的资本实力,优化财务结构。

根据框架协议,深国际及鲲鹏资本计划分别拟按每股人民币6.92元收购苏宁易购7.45亿股及13.97亿股股份,交易分别作价51.54亿元及96.63亿元,合计148亿元。

本次交易资金148亿尚不足以弥补苏宁电器的短期偿债资金缺口,不过苏宁电器账上还有高达304.83亿交易性金融资产,以及相对易于变现的经营性资产,或可缓解其短期的流动性难题。

在此次出售股权之前,2020年底开始,苏宁已经采取了一系列自救的措施。其一是将旗下业务拆分融资。2020年11月30日,苏宁易购宣布旗下云网万店科技有限公司完成A轮融资,由深创投领投,融资金额60亿元。2021年1月,据36氪报道,苏宁易购旗下 “零售云”业务板块A轮融资接近完成,融资总额或超10亿元人民币。其二是质押股权融资。2020年12月,苏宁控股集团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将所持有的苏宁控股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合计出质股权数额10亿元人民币,张近东还将其持有苏宁置业65%的股权质押给了淘宝。今年1月起,上市公司苏宁易购接连发布六则公司股东股份质押的公告,张近东、苏宁电器集团多次将持有的苏宁易购股份办理质押。

近几年,苏宁易购的经营情况一直不佳。最新发布的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2584.59亿元,同比下降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13亿元。此前几年虽然净利润为正,但账面上的盈利主要靠投资收益。2019年靠转让苏宁小店股权增加净利润34亿元,此前更是连续三次出售所持阿里股份,实现净利润高达141亿元。苏宁易购扣非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连续六年为负。

回归主业

王国平告诉《财经》记者,苏宁在获得深圳方面资金的同时,对于新股东未来利润收益也要给予一定保障,在未来发展上,一些非必要投资会逐步被限制,需要更加聚焦主业和聚焦盈利指标。

这正是整个苏宁集团在2021年的调整方向。2021年春节假期结束后,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发表团拜讲话,表态要聚焦零售主航道、主战场,“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他表示,要将有限的资源和精力集中在确定的、看得到价值的事情上,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苏宁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张近东的讲话,意味着苏宁过去坚持在体育、物流、文创等多个领域多元化发展的战略即将迎来重大改变。

就在苏宁易购公布股权变动的同一天,苏宁体育旗下的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宣布暂停运营。俱乐部的暂停运营,标志着苏宁开始正式收缩战线,聚焦零售主业。

苏宁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源于近几年扩张幅度过大。2016年10月,马云第一次提出“新零售”概念。第二年,新零售概念席卷电商和零售业,苏宁也提出了自己的“智慧零售”战略,并上马了许多新项目。

2017年4月,苏宁推出苏鲜生精品超市,运营模式与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京东旗下的7FRESH相似,门店内设有餐饮区,提供线上下单线下配送服务。2017年底,时任苏宁云商副董事长、现任苏宁易购副董事长孙为民曾公开表示,2018年苏鲜生精品超市将新开50家线下门店,2020年累计达到306家店,覆盖全国各大重点城市。但苏鲜生并未依照计划迅速发展,苏宁易购2020年三季报显示,苏鲜生仅剩8家门店,已被全部纳入家乐福中国进行统一运营。

同在2017年,苏宁开始启动苏宁小店项目,被视作苏宁进军便利店行业的标志。此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苏宁小店亏损1492.61万,2018年1-7月亏损2.96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已经高达22.13亿元,但苏宁一直在加码对苏宁小店的投资。2019年“双十一”前,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公开表示:“苏宁小店不是简单的便利店,不会做全家,不会做711,不是一个路子。苏宁小店的定位,是未来全场景布局中的重要载体和重要的场景互联网门户。”根据被剥离苏宁易购财报前最后一次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苏宁小店及迪亚天天自营店面的合计数量已经高达5368家,并且一直坚持自营的重资产模式,直至2020年才开始开放加盟。

“零售云”项目也于2017年启动。零售云是苏宁最初针对县镇市场重点打造的一个智慧零售平台。为县镇市场的夫妻老婆店提供供应链、运营、技术、物流、金融等资源。目前在下沉市场累计布局门店已经超过8000家。根据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零售云加盟店预计全年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100%并实现盈利。

2019年,苏宁易购先后斥资27亿收购万达百货,斥资48亿收购家乐福中国。苏宁完成了“全场景零售”的布局,零售业态的多元化程度达到顶峰。但这些项目的投资都加重了苏宁的资金压力。

零售业务之外,苏宁集团同样在多元化发展。2018年,苏宁将物流业务升级为集团产业板块进行独立运作,并谋划设立苏宁科技集团。经过调整后,苏宁集团旗下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成型。靠零售起家的苏宁不仅大手笔买下视频网站PPTV,直播平台龙珠直播,还投资足球、电竞领域,相继入主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俱乐部,组建SNG战队参与英雄联盟赛事……

但张近东近期的讲话,意味着苏宁将改变过去坚持的多元化发展的战略,回归零售主业。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暂停运营只是开始,苏宁易购和它背后的整个苏宁集团,在2021年都将迎来重大改变。

责编 | 阮璐阳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授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kpl比赛竞猜_官方App下载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tld.cn/361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